欢迎来到云南蓝圩乐器服务中心(云南钢琴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乐器知识 > 正文  « 返回列表页

乐器知识/ Instruments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987691440
邮       箱:
传       真:
地       址:昆明市高新区海源财富中心3幢2703

钢琴调整艺术的重要性2018-06-08

钢琴调整是一门艺术,钢琴不经调整就不能成其为钢琴。在钢琴调整的学习与实践中要摸索与遵循钢琴在结构、音律、音质等方面的规律,并将其上升为理论来指导实践,最终将其上升为理性的高度、感性的表象,由感觉来把握对触感、音准、音质的调整。

钢琴是为了满足触感与听觉需要而由羽管键琴和击弦古钢琴改进而成的。钢琴的每一次开发与研究均离不开为满足触感与听觉这个前提——在触感方面有击弦机、断联、踏瓣等的产生与改进,在听觉(音准、音质)方面有铸铁弦架、弦列、弦马等的产生与改进,所以钢琴的调整也要围绕为表现感觉来进行。

调整艺术的实践方面

调整分为三个部分——触感调整、音准调整、音质调整。下面我就这三个方面进行论述。

I. 触感调整

触感包括琴键的触感与踏瓣的触感,是一种很抽象的感觉。什么样的触感才是良好的呢?对琴键来说:手指触键时既不能太沉而吃力,又不能感觉轻而用不上力,击键灵敏度要达到8~12次/秒,且触感要均衡,相邻琴键的力度均匀一致,演奏半音阶时不能忽轻忽重,忽强忽弱。对踏瓣来说:应灵活无杂音,踏下踏瓣时制音器、弱音器或背档应同时开闭。

为了能有良好的触感,钢琴有许多调整数据。比如:开门50mm、键深10mm……实际上这些数据起着说明其零部件相互关系的作用,而并非是一个“死”数值。开门50mm、键深10mm表明击弦机总作用比是1:5。在比值不变的情况下,若开门是47.5mm,那么键深达到9.5mm即可。在键深9.5mm时,又可以依据具体情况选择适当去掉键下垫片或选择白键面平19.5mm,以满足键深10mm、白键面平20±1mm的要求。

再如:钢琴键深一般是9.5mm,但有些钢琴制造者认为大部分的演奏是在键盘中央部,就特别把那里的键深定为10mm。这是因为:随着演奏,键子的深度往往浅起来,直到稳定在9.5mm的缘故。这也同样说明钢琴调整的依据不是固定不变的数据。其实就象手指能指出月亮,但并不是月亮一样,数据是钢琴达到良好触感的一个参照指标,但并不等于良好的触感。调整人员要做的是根据数据摸索其中的规律。

对于触感,人们各自有着不同的要求。斯坦威公司的音乐会首席技师弗兰茨曾给许多钢琴大师调过琴,他记述到:

霍洛维茨喜欢的击弦机必须反应很灵敏,下键时只需轻轻一触,指尖感觉不出键子回弹力,与此同时手指离键后,琴键又会迅速有力的返回原位。

鲁宾斯坦需要的击弦机键回弹力要比霍洛维茨的大,他喜欢下沉深度较深的琴键,要求手指感觉到键的反弹。

古尔德喜欢很浅的下键深度,他的演奏方式非常独特:身体前倾,坐得很低,有时鼻子都快碰到钢琴了。

弗兰茨在调整时要分别满足他们的不同要求,他说:“作为一个钢琴技师我必须清楚的知道每架钢琴能让我做什么”。

这也就是说:触感的调整是调整人员依靠良好的表现感觉,按照钢琴构造的规律使其键盘机械部分能如实传达演奏者演奏感觉的过程。

——触感调整工作围绕感觉而进行。

II.音准的调整

音准包含了三项绝对不变的标准:

1. 钢琴的标准音a1符合要求

2. 音程间的相互关系符合十二平均律的要求

3. 同度、八度要纯正

也许有人会问:国际标准音a1为440Hz,应用十二平均律,钢琴上的每个音会有固定音高,是不是调律应与感觉无关了?

在现实生活中,具体到每个乐团都有自己的音高标准。比如:费城交响乐团和克里夫兰交响乐团的音高标准是440 Hz,芝加哥交响乐团的音高标准是442 Hz,而德累斯顿交响乐团的音高标准是446 Hz。在调律中a1音高的改变将会使整架琴的音高都发生变化;基准音组的音高变化将会影响分律中相关联音之间的拍频。这样看来调律是不是又无章可循了?

其实在调律的过程中,我们只要摸索出音律的规律就会在一切情况下使音准达到标准:

1. 取音符合a1=440 Hz, a1=442 Hz, a1=446 Hz……

2. 在最关键的分律过程中,使大三度,纯四度,纯五度,大六度符合  渐快的规律就会使平均律正确无误。

3. 同、八度无“拍”,进而使整架琴音准准确。

当然,这一切都依赖于对“拍音”的感觉的把握。

在钢琴调律的过程中,不光音准感离不开抽象的感觉,调律人员使用工具将钢琴音律调准这一过程也是离不开感觉的。

调律操作的首要问题是将音稳定在准点。而谈到这一问题就不得不涉及到弦轴这一关键部位。

弦轴可分为a、b、c三段。

a段为弦轴板所咬合。弦轴板牢固地稳定住弦轴,产生定位效应,保 持弦的拉力。

b段为绕弦部分,力量不断向下,缓解拉力。

c段为插入扳子的部分,是最初受力者。

调音时c段最初受力。b段因缠有弦,当扳手上行转动时产生相反方向的拉力,当扳手下行转动时与c段拉力一致。而a段因被弦轴板紧紧咬合,所以对由c经b传递来的力产生抵抗,这样弦轴的前部与后部不能同时转动,弦轴将会产生变形。当调律人员通过扳手对c段施力,足以克服b段与c段的阻力时,a段才会在旋轴板内产生转动,而此时c段与b段已产生很大(相对)变形,所以在a段略过准位后要回扳以解除b段与c段的变形,才能使音固定在准位。这也就是威廉.B.怀特在其著作中一再强调的“要转动弦轴,而不是扭弯”的原因。

那么如何确认弦轴是否在准位呢?不能靠眼睛看,眼睛看到的只是扳手在带者弦轴旋转;也不能光靠耳听,耳朵听到准位了,往往是一松手音就跑了。正确的方法是用心感觉——通过手对扳手的操作,感觉弦轴在弦轴板内的运动,确定弦轴是否稳定在准位了。

弦轴固定在准位了,如何能稳定得长久呢?同样离不开感觉的把握。

弦在张挂中分为五段。固定端点分别与弦枕、码钉等部件发生摩擦产生滞涩,使弦在调律过程中很难六段同时均匀拉长,因此给音的稳定带来了困难。解决的方法就是依靠操扳与击键克服滞涩,使五段弦相对均匀运动。金先生曾风趣地将这种情况称做“通了” 。只有使五段弦成为一个整体,上下都“通了”,音准才会稳定得长久。

判断是否“通了”不能用眼睛去看每一段是否运动了,也不能用尺去量每一段拉长多少,更不会去用公式计算什么密度,看看变化是否均匀,只能依靠感觉,依靠调律人员良好的感觉,在击键与操扳的帮助下去体察弦的运动情况。

当然,使弦“通了”与上面讲的对弦轴的控制是同时进行的。

在音准准确、稳定长久的情况下我们还要谈一谈音准曲线。

威廉.B.怀特在他的著作中对音准曲线问题做了论述——调律师在严密遵循自己感官发展的准确度进行调律时会发现:与计算出的频率相比,最高音部和最低音部的八度有分别向上向下延伸的感觉,这与人的听觉相适,机械的照搬理论与数据只会让人听觉不满。

此论述恰恰证明了调律不能靠生搬理论、计算数据、使用仪器来进行,而是要依据正确的感觉来进行。

在调律时,要依靠感觉来把握平均律、把握准点、把握弦的运动。调律后的钢琴在音准曲线方面要满足人们